【剧与真实】豆瓣9.5《与恶的距离》:善恶间的灰(三)

从《我不是药神》在两岸热映之后,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亦在华人社群中热播,证明记录真实社会、贴近社会脉络的影视作品在两岸三地不仅享有口碑,还能创造商业价值,并在社会掀起对议题的讨论。

因此多维新闻从政治、社会写实剧、纪录片等面向探究以现实社会为题材的作品,看台湾影视产业工作者如何将社会元素带入作品中,又如何将作品带出给社会。

多维记者专访《我们与恶的距离》的导演与制片, 探讨《我们与恶的距离》如何扣紧台湾社会脉络在两岸三地掀起观剧热潮。而《我们与恶的距离》的出现,除了引发两岸三地网友盛赞,给出豆瓣9.5分的高分的同时,也标示台湾电视剧不再只有小清新的偶像剧和长寿的乡土剧。

系列文章:豆瓣9.5《与恶的距离》:善恶间的灰(一)
系列文章:豆瓣9.5《与恶的距离》:善恶间的灰(二)
系列文章:《幻术》:台湾政治电影新尝试(上)
系列文章:《幻术》:台湾政治电影新尝试(下)

 
《我们与恶的距离》访谈第一篇聚焦在《我们与恶的距离》成功的因素,而第二篇则会聚焦在由公共电视制播的《我们》如何调配戏剧元素与现实的比例,以及如何成功打造与偶像剧的不同写实剧。第三篇则会请导演和制片谈谈心中的恶以及这部片最想传递的价值。

我们与恶的距离,关于“什么是恶”这个问题,许多人认为编剧没有打算给一个答案,而是如同编剧透过剧中人物所喊出的台词,“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标准答案是什么?”留给观众自己去体会。然而,如果这并不是个需要被回答的问题,那么究竟是什么将这部作品的众多讨论引导至此,使得善恶的二元对立彷佛一道紧箍咒般,捆住了观众的注意力,也困住了观众的想象?很大程度就在于标题中的那赤裸裸、指名道姓的“恶”字。

善恶间的我们
“不是每个好人都一直是好人,像宋乔安明知新闻的客观和中立,却去揭露凶手家人的新闻,从受害者变加害者。或者像律师王赦刚开始很有理念,但中途发现自己执着的立场混淆了。”制作人林昱伶在接受采访时说道,“发现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恶,就是一个疗愈的过程。”

《我们》的制片人林昱伶表示,如果戏能带给大家多一点点的思考和感动,她会觉得很开心(多维记者:洪嘉徽/摄)

林君阳则表示,我们如果用中文剧名来讲说我们有善跟恶这样的印象,我们好像想要讨论善恶,但当然最后我们没办法给出答案。我觉得它是一个可以被讨论的题目,但它不会有标准答案。他表示他们在剧中很小心的处理这件事情,杀人是恶吗?杀人是恶,那杀人的原因是什么呢?那个原因是恶吗?他可以被讨论。所有的恶里面一定有那么一点点善,所有错的事情过程中一定可以找出那个成因,而那个成因不一定是那么邪恶的事情。

编剧吕莳媛曾透露,她不希望在剧中给出答案,因为不想贴标签。林君阳也表示,这是整个剧创作的基本态度。我们都以为自己是好人,但是我们有时候,或者经常会有恶念出来,但我们也许不自觉,但每个人都有的善念跟恶念其实主导了这个世界的成因跟这世界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林君阳认为,如果每个人都意识到自己少一点恶念,或是当发现自己有这个恶念时能够转念一想,不要口出恶言,不要对不了解的事情铁口直断,也许这个世界会好一点点。

重点是我们
眼尖的观众或许已经发现,《我们》的英文标题The World Between Us”,意思是“我们之间的世界”,并没有任何价值与道德判断。比起“我们与恶的距离”宛如一道数学题目,“我们之间的世界”更像是一片留白。编剧吕莳媛曾在接受台媒采访时透露,中文标题对她来说太重了。而导演与制作人明明也同意这点,却仍然让“我们与恶的距离”成了最终版本,原因何在?“其实重点是“我们”。”林君阳说如果用中文剧名来讲说我们有善跟恶这样的印象,我们好像想要讨论善恶,但最后我们没办法给出答案,我们就是一个灰色的世界,而那个灰色就是我们。

《我们与恶的距离》剧情令两岸三地观众有许多反思(多维记者:洪嘉徽/摄)  

回顾过去,毕业自台湾辅仁大学影像传播学系的林君阳,对于美剧《新闻急先锋》(The Newsroom)有相当深刻的印象,“理想主义深深打动我,人类集体可以为了对现实的不满、追求更美好的未来,而产生利他的行为。我很爱看戏剧中为了信念而战、奔波折磨的角色,那也给予了我们在生活里往前迈进的勇气。”

从利他到我们,有什么似乎呼之欲出。当《我们》里的民众对凶手大喊杀人魔、对辩护律师大喊人渣时;当受害者母亲说自己“过不去”、加害者母亲说“没有父母会花个二十年,去养一个杀人犯”时,他们都经历着分化与被分化。有时候,他们是被否定了人性,有时候,则是被贴上了标签,而这一切的“区别”,其实就是《我们》之所以能成为文本的理由。

总的来说,《我们》是一部试探分界的作品,只是那个分界并不在乎善恶,而在于你我。或言之,当“我们”变成了“你我”, “善恶”也于焉诞生。林昱伶也期待,觀眾看完這部戲都能有自己的投射跟想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蔡苡柔 瞿澄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