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斜杠青年”迷思 破解资本主义话术

曾几何时,一个称为“斜杠”(Slash)的概念被发明出来,并在互联网与现实世界中悄悄窜红,诸如《斜杠青年》、《斜杠微创业》等书籍与相关讲座迅速吸引人们的目光。它标榜着人们可以有全新的人生价值观,核心不在于多重收入、也不在于多重职业,而在于人们有权力选择多元人生。然而,“斜杠”真有那么美好吗?它背后就竟藏着什么样的价值观呢?

2018年,在中国北京举办的“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主题展览(图源:多维记者/摄)
“斜杠”(Slash)是什么

“斜杠”概念最早出自《纽约时报》专栏作家麦瑞克阿尔伯(Marci Alboher2007年撰写的书籍《双重职业》(One Personmultiple careersA New Model for Work Life Success),指的是当代愈来愈多年轻人不再满足于自己的“单一职业”生活方式,改采拥有多重职业与身份的多元生活,并使用斜杠()来介绍其一连串的头衔或身份,例如“程序员/作家/摄影师”。有了这样的解构与灵活性,“斜杠青年”似乎成为一个相当流行的“身份”,使许多青年向往自己能从各种渠道发展人脉、达成心理上的“自我实现”Self-actualized。然而,这一切的背后,也许只是资本主义制造的假象,目的也只是从中获得更多的经济利益而已。

在工业革命之前,传统手工业的工匠能决定要生产什么样的产品、产量有多少、如何生产,且全盘掌握生产流程,并拥有能以手工方式独立制作一辆汽车或一双皮鞋的技能与知识;仅管在这样的生产方式下产量不高,但至少工匠的自主性很大,其劳动成果也为自己所有。18世纪工业革命大潮到来,大规模工厂化生产逐渐取代个体手工生产的生产方式,全世界也逐渐进入工业化的资本主义生产体系中。

专业化分工、流水线生产成为现代生产方式的常态后,生产流程被拆解为一个个独立的手续或步骤例如富士康的工人不仅不能决定要生产什么样的产品种类与数量,也无法掌握生产的全部过程与所需的技艺与知识量(或称为先备知识,prior knowledge);当劳动生产完成的那一刻,产品从此与己无关,与已有关的只有工资或销售提成奖金,大部分的利润都归了资本家。以专业化分工、增加生产效率为名,劳工作为生产线上的一颗小螺丝钉已经被定型,在现代资本主义运作下毫无还手之力,劳动力变得更加廉价,也极为容易被取代。夹斜杠与斜杠之间的职业、身份,就是现代资本主义运作下的产物

马克思认为人的身份本可自由流转 不需被定型

马克思(Karl Marx18181883年)认为,工业革命后的资本主义世界发展起来之前,人原先就具有主观能动性,他与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1820─1895年)在《德意志意识形态》(Die deutsche Ideologie)就已提到:

“原来,当分工一出现之后,任何人都有自己一定的特殊的活动范围,这个范围是强加于他的,他不能超出这个范围。……而在共产主义社会里,任何人都没有特殊的活动范围,而是都可以在任何部门内发展,社会调节着整个生产,因而使我有可能随自己的兴趣今天干这事,明天干那事,上午打猎,下午捕鱼,傍晚从事畜牧,晚饭后从事批判,这样就不会使我老是一个猎人、渔夫、牧人或批判者” 在马克思的设想中,猎人、渔夫、牧人、批判者等身份之间可以随意转换,不仅不固定,而且没有人会被强制定型。

马克思并称工业革命后的社会分工为一种“异化”(alienation):“受分工制约的不同个人的共同活动产生了一种社会力量,……这种力量现在却经历着一系列独特的、不仅不依赖于人们的意志和行为反而支配着人们的意志和行为的发展阶段”,是劳动者不得不接受的结果。

“斜杠”的假象与真实:单向度的人

新马克思主义学者马尔库塞(Herbert Marcuse,1898─1979年)在其著作《单向度的人》就已经揭示,在经济高速增长、所得提高和消费主义的推动下,发达资本主义形塑出了一个假象,使“斜杠青年”相信自身享有多样化的职业、身份选择,并拥有选择的自主权。事实上,知识精英对此照单全收,失去批判现存体制的勇气,无产阶级也丧失了阶级意识,两者随波逐流,成为“单向度的人”,只能在有限的程度内增加是所谓的头衔、职业或身份,并以此作为扩大再生产的工具。一旦“斜杠青年”接受了冠以有限头衔的游戏规则,只为了赚取更多金钱,最终也只能服从于资本运作,被迫接受劳动成果遭到剥削的结果

拜制定劳动法规与科技进步所赐,虽然工薪阶层有法定工时保障,但当工时长度不变、在工时内却必须完成更多劳动成果时(即使劳动生产率提高),被资本剥削的相对剩余价值(Relative Surplus Value)只会更多。于是,最糟糕的情况出现了:当身为劳动者的“斜杠青年”具备多项能力属性,因此兼任数份工作、为自己创造更多附加价值时,只是为了迎合资本市场的需求,经常会被公司老板或上级要求从事强度更高的工作,而不一定能获得对等的工作报酬。

所以,当人们欣然地将自己贴上“斜杠”的标签,代表未经省思批判的全然接受资本主义剥削剩余价值的逻辑,与其下“惯老板”们继续存在,“斜杠青年”只是“身兼多样工作、多赚一点小钱的职业”,至于所谓想“彰显自身价值”,也不过是另一场追逐金钱的游戏罢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許陳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