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民国影后 为何一个因爱善终一个为爱而死

 
上世纪20年代末至30年代初的上海,是新生的中国电影业摇篮,此间云集荟萃了当时中国最优秀的影业公司和电影明星。在有着东方百老汇美誉的大上海电影舞台上,你方唱罢我登场,群星闪耀夺目照人,而明星影片公司的胡蝶与联华影业公司的阮玲玉称得上是最炙手可热的两位女明星。

胡蝶1924年考入中华电影学校,先后加盟大中华影片公司、友联电影公司。1926年胡蝶应邀加入天一影片公司,以拍摄武侠片起家的天一公司这一年共出品了8部作品,胡蝶参演了其中7部影片,一跃成为天一的头号花旦。小成本、粗制乱造、内容低俗的古装片成就了天一,也捧红了初出茅庐的胡蝶,但直至1928年进入明星影片公司,胡蝶才最终确立自己在影坛的地位。

阮玲玉1927年踏入影坛,在应聘明星公司的新戏《挂名的夫妻》时,被导演卜万苍选为女主角,虽然参演的第一部影片即为主角,《挂名的夫妻》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阮玲玉在明星公司的星途却并非一帆风顺。由于不合戏路,阮玲玉的潜力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参演的影片大多反响平平,很快就被冷藏。

此时刚进入明星公司的胡蝶却如鱼得水,深受“明星三巨头”张石川、郑正秋和周剑云的赏识。是年,胡蝶主演的《火烧红莲寺》爆红影院,从1928年至1931年,“火烧”系列共拍摄18集,胡蝶为明星公司赚取了巨额的利润,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摇钱树。

胡蝶与阮玲玉同属明星公司期间,两人共同参演过一部影片。胡蝶出演女一号,角色是一名大家闺秀,以悲剧正角擅长的阮玲玉则被公司安排饰演城府很深的反派角色。此后,在明星公司郁郁不得志的阮玲玉被迫转入大中华百合公司,但依然默默无闻。

阮玲玉在经历一段演艺事业的低谷期后,于1930年加入联华影业公司,与导演孙瑜合作的《故都春梦》《野草闲花》两部影片,成为了其荧幕形象的转型之作。

孙瑜曾留学美国在纽约摄影学院深攻摄影,1926年回到中国开启个人的电影生涯,是当时留洋归国的知名导演之一,以善于挖掘演员的内在表演天赋见长。

对于阮玲玉来说,孙瑜无疑是帮助她转变银幕形象和风格的伯乐。在孙瑜的指导下,阮玲玉从原来“长于妖媚泼辣之表演”,转而深刻体会角色的内心世界,通过细腻的表情和肢体语言打动了观众。《故都春梦》上映后颇受赞誉,特别受青年学生为代表的知识分子阶层欢迎。随后的《野草闲花》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阮玲玉的演技被公认为中国电影默片时代的最高水准。

30年代初,一场席卷中国的左翼电影运动,将中国国产电影事业推向一个新高潮。作为当时大陆两家最具影响力电影公司的当家花旦,胡蝶和阮玲玉参演了许多深入人心的角色,两人的演艺事业都进入了巅峰时期。

胡蝶进入明星影片公司奠定在中国影坛的地位(图源:VCG)

1933年的元旦,以刊载电影消息为主的《明星日报》在上海创刊,为了迅速占领市场,报社发起了一场评选“电影皇后”的活动,此举引起了广大影迷的兴趣,投票十分踊跃,两个月内收到选票数万张,最终胡蝶以21334票名列榜首,阮玲玉以7290票位列第三。

对于胡蝶和阮玲玉谁更配得上“电影皇后”这一桂冠,这场争论无止无休。“阮玲玉胡蝶于电影女明星中并以美艳著称,论仪容,则胡蝶无阮玲玉之俏丽,阮玲玉不如胡蝶庄严,论艺术,则阮玲玉之表演活泼生动,作风浪漫,易受人爱,亦易为人轻视,胡之演技,滞钝呆板,但态度大方,有人喜亦有人不喜。”时人对两位女明星演技的评价可谓中肯。

在荣登“电影皇后”宝座之后的两年中,胡蝶在明星公司的有声片中尽显风流,阮玲玉则在《三个摩登女性》《神女》《新女性》等联华公司出品的一系列左翼电影中大展才华。两人的表演交相辉映,共同谱写了中国影坛上的一段佳话。

胡蝶在银幕上塑造了众多角色,给影迷留下的印象多是雍容华贵、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形象。这也是胡蝶真实性格的写照,她虽然出生在普通人家,但受过良好的教育,视野开阔、性格开朗。因此,胡蝶尽管身处电影界这个鱼龙混杂的是非圈,但圈内外人缘极好,深得影迷喜爱。

即使如此,1931年一场婚恋风波还是将胡蝶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为了与演员林雪怀解除婚约,两人三度对簿公堂,每次庭审都招致众多看客聚集法院旁听,各大报刊围绕庭审大做文章,而胡蝶在媒体炒作与舆论窥视的重压面前依然从容应对,最终成功解除婚约,并于1935年出嫁,渐渐淡出影坛。

相比胡蝶,阮玲玉选择了用极端的方式处理感情与婚姻的矛盾。

阮玲玉出身贫寒,随母亲到一张姓大户人家做佣人,16岁便陷入与张家七少爷张达民的无果恋情中,阮玲玉成名后,游手好闲的张达民嗜赌如命、挥金如土,为摆脱张达民的纠缠,阮玲玉答应每月支付他一笔钱,并签订了两人脱离关系的法律协议。

正值阮玲玉感情受挫之时,广东茶商、联华公司的大股东唐季珊以婚姻为许诺乘虚而入。为继续榨取钱财,张达民以通奸、伪造印章文书等罪名将唐阮二人告上法庭,唐季珊此时显露出自私的本性,小报和流言更是对阮玲玉恶语相向,不堪重负的阮玲玉终于被逼上了绝路。

1935年3月7日深夜,正值青春韶华、星途灿烂的阮玲玉留下一纸“人言可畏”的遗书,结束了年仅25岁的生命。默片时代极具天赋的她,犹如一道流星划过天际,在岁月的流逝中沉淀为中国电影的一颗璀璨恒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梦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